宁人研究院
 
公司股东知情权的行使及其限制 | 公司法主题月系列研究
·时间:2021/6/2      ·点击:69




6.2-01.jpg


VOL. 1

作者:杨涛、贺娟娟



公司股东知情权的行使及其限制


近年来,有关股东知情权的诉讼案件明显增多。股东知情权是股东享有的一项重要的权利,公司股东享有及时、充分了解公司经营状况及相关信息的权利。《公司法》第33条、第98条分别规定了有限责任公司股东和股份有限公司股东的知情权内容,股份有限公司股东可以查阅公司章程、股东会会议记录、董事会会议决议、监事会决议和财务会计报告,股东名册,有限公司股东不仅可以查阅,还可以复制上述文件,同时有权书面申请查阅公司会计账簿。股东知情权是股东正常行使各项股东权利的前提和基础,但同时对其行使也应有一定的限制。



❖ ❖

一、股东知情权行使的主体


根据《公司法》第34条和第98条的规定,股东知情权行使的主体是股东,包括在工商登记备案的股东和未登记备案,但在股东名册上有记载的股东。


(一)隐名股东能否行使知情权

隐名股东能否行使知情权,在司法实践中,有少数法院判决支持隐名股东直接行使知情权,认为实际出资人以股东身份行使知情权,属处理公司内部出资人权益纠纷,不涉及公司以外第三人,故实际出资人虽未进行相应的工商登记,但其持有的股权证以及股款收据等足以证明实际出资,应当认定为合法股东,享有股东的基本权利,包括知情权。


《公司法》及其司法解释没有规定隐名股东享有直接的知情权,其行使知情权有两条路径:首先,可以通过为其代持的“显名股东”行使;其次,可以根据《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的规定将隐名显名化后再行使知情权。因此,建议隐名股东在与显名股东签订代持股协议时,就约定显名股东将股东知情权授予隐名股东行使,并明确约定具体的行使方式、行使限制、行使时间等。


(二)退股股东能否行使知情权

公司股东因股权转让或者被强制执行等原因退出公司后,又以公司在其股东资格存续期间对其隐瞒真实经营状况为由,诉请行使知情权,法律规定该股东可以对其持有股权期间公司的实际经营情况提起知情权之诉。前提是该股东有初步证据证明其持股期间的合法权益遭受损害,比如公司隐瞒经营业绩导致该股东未能充分享受分红收益等。


(三)母公司股东是否对子公司享有知情权

母公司的股东是否对子公司享有知情权,我国法律对此未作明确规定。美国《特拉华州普通公司法》第220条采用了控制理论,规定:母公司实际占有和控制子公司账簿记录,或母公司通过控制子公司能够获取这些记录时,母公司股东能够查阅子公司账簿。《日本公司法》第433条中,体现了母公司股东赋予的对子公司账簿阅览的权利。本文认为,通过母公司与子公司之间存在的法律关系及经济关系,为了保护母公司股东的合法权益,应赋有母公司股东查阅子公司文件的权利。适用的过程中,子公司可以综合考虑母公司股东提出请求的合理性,对请求的认定上,可以适用《公司法》中有限公司不正当目的的规定。



❖ ❖

二、股东知情权行使的争议分析




(一)知情权行使的方式说明


1、股东可以依法随时提出查阅、复制上述相关文件的要求,公司应当积极配合股东所提出的要求。


2、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请求查阅公司的会计账簿的,应当提出书面申请,公司认为请求合理的应给予配合;公司认为有不正当目的的,可能会损害公司合法利益的,应当于15日内书面答复股东并说明理由。


3、公司如果拒绝配合股东行使知情权,股东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诉,之后依据生效判决书与公司协调解决查阅、复制相关文件的时间、地点等事宜。


4、如果判决之后公司仍不配合股东行使知情权,股东可以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如果公司拒不配合执行,那么可以向法院申请列公司及其相关责任人为失信被执行人。

 

(二)股东知情权行使过程中的争议


1、不正当目的的认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四)》(以下简称《公司法司法解释(四)》)第八条规定了四种情形,本文简述为:(1)股东与公司之间有实质性竞争关系的;(2)股东为了向他人通报,可能损害公司合法利益的;(3)股东在过去三年内有通报行为的;(4)其他不正当目的。


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法民申1713号但民事裁定书中认为公司拒绝查阅所保护的是公司的合法利益,而不是一切利益,目的正当与否的判断也受此限制。《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11年第8期登载的“李淑君、吴湘、孙杰、王国兴诉江苏佳德置业发展有限公司股东知情权纠纷案”之中,也认为《公司法》规定的公司拒绝查阅权所保护的是公司的合法利益,而不是一切的利益。


因此,“不正当目的”仅针对有限责任公司抗辩股东知情权的行使,且抗辩内容仅为会计账簿。对于不正当目的的部分情形,仍可以通过公司章程进行排除,例如:可以章程行使规定存在竞业情形的股东仍拥有知情权。


2、股东能否查阅会计原始凭证

最高人民法院在(2012)民申字第635号裁定中认为,公司法虽然未明确规定股东可以查阅会计凭证,然而基于利益平衡以及确保信息真实的考虑,知情权范围不宜限定在一个不可伸缩的区域,尤其对于人合性较高的有限责任公司,严格限定知情权范围并不利于实现知情权制度设置的目的。《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19年第2期刊载的“上海佳华企业发展有限公司诉上海佳华教育进修学院股东知情权纠纷案”同样持上述观点。


显然,会计原始凭证是会计账簿作出的依据,应属于可以查阅的文件范围,若股东有一定的依据怀疑公司会计账簿和公司财务报告存在虚假可能的,可以请求查阅会计凭证的,也是股东行使查阅会计账簿这一知情权的体现,符合最高人民法院的观点。但为了在实务中引起不必要的纠纷,股东最好将其详细规定在公司章程或其他协议中。


3、原则上起诉时,须具有股东身份

《公司法司法解释(四)》第七条规定了股东依法或公司章程规定,起诉请求查阅或者复制公司特定文件材料的,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受理。第八条规定了公司有证据证明原告在起诉时不具有公司股东资格的,人民法院应当驳回起诉。


例外:但原告有初步证据证明在持股期间其合法权益受到损害,请求依法查阅或复制持股期间的公司特定文件材料的除外。


虽然股东该权利的行使并无法定的前置程序,也无需说明理由。但在实务中,仍建议股东提交曾要求查阅、复制但被拒绝的证据。股东诉请查阅、复制上述特定材料(如公司确有该特定材料)在审判实践中均会被人民法院允准。



❖ ❖

三、章程和协议不得实质性剥夺限制股东知情权的行使


《公司法司法解释(四)》第九条规定:“公司章程、股东之间的协议等实质性剥夺股东依据《公司法》第三十三条、第九十七条规定查阅或者复制公司文件材料的权利,公司以此为由拒绝股东查阅或者复制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该规范应属法律的强制性规范,因此,以公司意思剥夺限制股东权利应属无效。


案例1: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鄂民终403号民事判决书

法院认为:长益公司曾多次致函华益公司,要求查询公司账目,华益公司均以其公司章程第十一章第11.08款规定为由未予安排。华益公司章程第11.08款规定,“经合作公司董事会同意,合作各方有权自费聘请注册会计师审查合作公司账簿,查阅时合作公司应提供方便。”华益公司董事会成员分别由武汉路桥公司和长益公司两方委派,在各方因汉施公路收费站被撤销发生争议的情况下,要求长益公司取得董事会同意方能查询华益公司会计账簿,无异于实质性剥夺了长益公司作为股东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十三条规定查阅或者复制公司文件材料的权利,华益公司以此为由拒绝长益公司行使股东知情权的主张,不应予以支持。


案例2: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2019)京04民初507号民事判决书

法院认为:当对股东知情权的限制缩减了权利范围、增强权利行使难度构成实质性剥夺时,该种限制应属无效。而保密义务本身即是股东依法享有知情权的同时应当承担的义务,即使章程未规定“事先承诺保密”,泛金公司亦应当对通过查阅获得的公司秘密保密,以免因泄密导致公司合法利益受损。章程要求“事先承诺保密”只是对保密义务的强调,未要求必须通过书面形式体现,且泛金公司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同意承诺保密,故盈之美公司无权以泛金公司未承诺保密为由,拒绝向其提供财务账簿。


基于上述,知情权作为股东固有权,是其他权利实现的保障,且受法律的保护。公司若通过章程、决议、股东协议等限缩《公司法》赋予股东的知情权,构成对股东知情权的实质性剥夺时,该种限制应属无效,而是否构成“实质性剥夺”应从是否缩减了权利范围、增强了权利行使难度等多个方面考虑。



❖ ❖

四、公司章程、股东会决议能否扩大股东知情权的行使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京03民终2000号民事判决书中体现了股份有限公司章程规定股东可以对公司的文件材料进行查阅和索取,索取可以认为公司通过章程扩充了股东知情权的行使方式。除了扩充股东知情权的行使方式之外,公司章程也可扩大股东知情权的范围。


股东知情权作为股东固有的、法定的权利,自股东取得股东地位之时即享有,不应依赖于公司章程、股东会决议或董事会决议的授权,也不得以章程、股东会决议、董事会决议、股东协议等方式予以实质性剥夺,但可通过上述方式对股东知情权的范围、行使方式等予以扩张。



❖ ❖

五、总结与思考

1.公司章程、股东会决议等一般不得以股东出资瑕疵为由,剥夺股东查询和复制的权利;


2.股东知情权不适用诉讼时效制度;


3.公司章程、股东会决议等只是不能实质性剥夺股东的知情权,但是可以对股东要求查阅、复制公司特定文件资料的时间、地点和次数进行适当的限制,且司法不会过度干涉;


4.公司章程、股东会决议等可以扩展法定知情权的范围;


5.公司被吊销营业执照并开始清算,不是拒绝股东知情权的合理理由。




---作者简介---


杨涛/合伙人


 行业领域 

银行和金融

工业与制造

城市工程与房地产

能源与资源


 




业务领域 

企业合规和反腐败

诉讼与仲裁

工程和项目开发

债务重组和不良资产处置







贺娟娟/律师助理




扫描二维码 | 了解作者详情






 

电话:0951-5065711 传真:0951-5065708
宁夏银川市贺兰山路与虹桥南路交汇处天源财汇中心C座26层

 
版权所有:宁夏宁人律师事务所 宁ICP备11000282号  欢迎您第806774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