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人法评
 
重要提示:如何避免票据案件起诉后被法院驳回
·时间:2020/12/1      ·点击:1247



重要提示:

   如何避免票据案件起诉后被法院驳回



笔者通过检索中国裁判文书网和无讼案例网中以票据纠纷作为案由的判决书,对票据案件被法院驳回的原因作了统计并将主要驳回原因列在下方,并在其后就持票人如何应对此类状况简单做了介绍,仅供持票人参考。


01

驳回原因一:


持票人所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系涉案票据的最后持有人。


典型案例:


在(2016)粤2072民初6636号案件中,原告声称其因交易往来从第三方处取得涉案支票,但原告并未提供相应的证据证明其事实主张,据此法院认为原告的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最终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


应对举措:


《票据法》第十条规定:“票据的签发、取得和转让,应当遵循诚实信用的原则,具有真实的交易关系和债权债务关系。票据的取得,必须给付对价,即应当给付票据双方当事人认可的相对应的代价。”第十一条规定:“因税收、继承、赠与可以依法无偿取得票据的,不受给付对价的限制。但是,所享有的票据权利不得优于其前手的权利。前手是指在票据签章人或者持票人之前签章的其他票据债务人。”故此,持票人非因税收、继承、赠与等特殊情形而持有票据的,必须在诉讼中提供相应证据以证明其在取得票据时支付了对价且形式合法,如买卖合同、订购单等证据材料。


02

驳回原因二:


票据权利时效经过后,不得再主张票据权利。


典型案例:


在(2020)豫0803民初552号案件中,案涉汇票到期日为2018年11月30日,但原告第一次对其前手行使追索权的时间为2020年2月4日,明显超过法律规定的六个月权利期间,追索权消灭。对于原告的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判决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应对举措:


《票据法》第十七条规定:“票据权利在下列期限内不行使而消灭:(一)持票人对票据的出票人和承兑人的权利,自票据到期日起二年。见票即付的汇票、本票,自出票日起二年;(二)持票人对支票出票人的权利,自出票日起六个月;(三)持票人对前手的追索权,自被拒绝承兑或者被拒绝付款之日起六个月;(四)持票人对前手的再追索权,自清偿日或者被提起诉讼之日起三个月。票据的出票日、到期日由票据当事人依法确定。”故持票人在取得票据后要关注票据的状态,及时主张权利,避免时效经过后给自身主张票据权利造成困难。


03

驳回原因三:


原告行使票据利益返还请求权已超过诉讼时效。


典型案例:


在(2019)粤0106民初20840号案件中,原告直到票据权利时效到期七年后才起诉,法院认为其主张的票据利益返还请求权已经过三年诉讼时效期间,且不存在足以导致诉讼时效中止或中断的情形,最终判决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应对举措:


《票据法》第十八条规定:“持票人因超过票据权利时效或者因票据记载事项欠缺而丧失票据权利的,仍享有民事权利,可以请求出票人或者承兑人返还其与未支付的票据金额相当的利益。”票据利益返还请求权属于一般的民事权利,因此要适用《民法总则》关于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的规定。《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八条规定:“一般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三年。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民法典》将于2021年1月1日起生效,法典第一百八十八条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三年。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故持票人要注意在票据权利消灭后,其无法再行使票据权利,只能以普通债权债务关系来诉讼,且起诉时点必须在三年的诉讼时效期间内,否则会丧失胜诉权。


04

驳回原因四:


在一定前提下才可行使票据追索权。


典型案例:


在(2019)苏0509民初16121号案件中,法院认为根据票面记载信息,无法判断最后一名被背书人是否有提示付款行为,原告也未提供证据证明案涉汇票被拒付或具备法定的非拒付追索事由,因此原告直接主张行使追索权缺乏法律依据,法院判决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应对举措:


《票据法》第六十一条规定:“汇票到期被拒绝付款的,持票人可以对背书人、出票人以及汇票的其他债务人行使追索权。汇票到期日前,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持票人也可以行使追索权:(一)汇票被拒绝承兑的;(二)承兑人或者付款人死亡、逃匿的;(三)承兑人或者付款人被依法宣告破产的或者因违法被责令终止业务活动的。”故此,只有在汇票被拒付或具备法定事由时,持票人才能行使追索权。持票人以票据追索权纠纷作为案由进行诉讼时,必须提供证据以证明其有提示付款行为且案涉汇票被拒付,或者其具备法定的非拒付追索事由,可以直接主张行使追索权。


05

驳回原因五:


持票人没有证据表明其已实际清偿票据债务。


典型案例:


在(2019)苏0509民初16121号案件中,法院认为原告据以取得票据的付款行为存疑,其付款金额和票据金额不一致且备注为货款,无法判断原告是否以该付款行为消灭了票据债务,法院最终认定原告所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实其已实际清偿票据债务,将其诉讼请求予以驳回。


在(2019)云0181民初2477号案件中,因案涉电子银行承兑汇票票据状态为“票据已结清”,表明票据关系已完毕,原告系居于票据关系而提起的票据追索权的诉讼,无事实依据及法律依据,法院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


应对举措:


《票据法》第七十一条规定:“被追索人依照前条规定清偿后,可以向其他汇票债务人行使再追索权……”《电子商业汇票业务管理办法》第十—条规定:“电子商业汇票信息以电子商业汇票系统的记录为准。”在票据诉讼中,法院会根据电子商业汇票系统截图所显示的状态来确定持票人是否已清偿票据债务,因此持有电子银行承兑汇票的持票人必须关注汇票系统中的票据状态,在系统中操作时要谨慎进行,避免错误操作影响后期诉讼。



律师简介


周兆华律师,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员,宁夏宁人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民商事法律事务部副部长,飞华律师团队负责人。执业期间先后担任多家企业的常年法律顾问,参与企业的各项诉讼和非诉讼事务。联系电话180095061




zhou.jpg


      


赵文广律师,毕业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现为宁夏宁人律师事务所律师,飞华律师团队成员。具有丰富的票据诉讼实务经验。




赵文.jpg



EGLA.pngNCLA.png


55.jpg


      联系我们:

      1.电话:0951—5065711、5065708

      2.地址:宁夏银川市贺兰山路与虹桥南路交汇处天源财汇中心C座26层









 

电话:0951-5065711 传真:0951-5065708
宁夏银川市贺兰山路与虹桥南路交汇处天源财汇中心C座26层

 
版权所有:宁夏宁人律师事务所 宁ICP备11000282号  欢迎您第963204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