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人法评
 
非经营性政府项目代建,不应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法律关系延伸至委托代建合同项下
·时间:2019/4/4      ·点击:210

01.jpg


简  历


简介:程鹏程,男,宁夏宁人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管委会成员之一。程律师执业22年,曾在宁夏艺术学校任教。从学校辞职成为专职律师,长期担任银川阅海湾中央商务区服务中心、银川市文化投融资有限公司法律顾问。曾参加金维药业新三板挂牌法律服务工作,并为宁夏区内部分三板企业提供股权激励等相关股份公司证券法律服务工作。

专业领域:公司法、合同法、证券法等相关法律业务。

联系电话:13909579060

         

文 | 宁人律师事务所 程鹏程律师


基本案情 


2011年,A区政府投资建设YF安置区工程并对该建设工程代建权进行招标,苏某获知上述信息后,以其实际控制的KB煤业公司名义与Z公司合作,由Z公司参与安置区建设工程项目代建的投标并中标。2011年3月25日,A区人民政府投资项目建设管理办公室(委托方)、Z公司(代建方)、A国控公司(使用方)签订《政府投资项目委托代建合同》,约定:A区政府投资项目建设管理办公室委托Z公司对YF安置区项目进行代建,在合同生效之日起至项目竣工并向A国控公司(使用方)移交资产和资料之前,代建方作为本项目的项目法人,享有项目法人权利,并承担相应责任。后Z公司将YF安置区建设施工工程分为八个标段,苏某操控JG集团公司对安置区项目工程一标段的相关工程中标,在苏某的控制下,Z公司、JG集团公司签订了《A区YF安置区工程施工合同》。2011年7月25日,苏某指使虎某某与白某某签订《单项工程内部施工合同》,将YF安置区一标段的31、32、33、36号住宅楼分包给白某某,合同约定:承包范围是施工图纸范围内的土建、水、暖、电等全部内容。2014年4月工程项目移交A国控公司。2017年2月白某某向一审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判令Z公司、JG集团公司、苏某承担连带责任共同向白某某支付工程款、工程保证金、利息等合计一千余万元,A国控公司在欠付工程款范围内承担责任。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中所签订的《委托代建合同》、《工程施工合同》、《单项工程内部施工合同》均属于无效合同。在上述合同均无效的前提下,各被告在案中的地位是被告A国控公司是涉案工程的使用方,且按照项目进展拨付工程款,现有证据无法证实被告A国控公司已将涉案的工程款全部付清,故其应在欠付工程款范围内承担责任。被告JG集团公司作为施工方,将其应施工的工程交予被告苏某分包,苏某指使虎某某与无施工资质的白某某签订合同并由白某某对涉案工程进行施工,被告JG集团公司应与苏某对白某某所施工的涉案工程在音符工程款的范围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A国控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02.jpg


裁判结果 


二审法院审理后认为,A国控公司不存在与Z公司恶意串通的情形,《委托代建合同》依法有效,一审法院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法律关系延伸至代建合同项下,认定《委托代建合同》无效,适用法律错误,二审法院予以纠正,判决驳回白某某对A国控公司的诉讼请求。


 焦点问题 


非经营性政府工程建设项目代建,委托方及使用方是否应当被认定为发包人?


 律师说法 


项目代建的正式名称为建设工程项目管理,是近些年才较为普遍的在政府投资的非经营项目中推行。这种制度源于国际上通用的工程项目委托管理。2004年7月16日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投资体制改革的决定》,其中明确规定了对非经营性政府投资项目加快推行“代建制”。这是我国在政府投资领域正式推行项目代建制的政策依据。原建设部于2004年11月16日颁布了《建设工程项目管理试行办法》,正式以部门规章的形式对建设工程项目管理进行了规范。其后,在我国各地方有针对性的相继制定了具体的规定。但对于非经营性政府投资项目代建工程纠纷中的有关责任问题,我国最高人民法院尚未做出有关司法解释,仅《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件疑难问题的解答》第十二条规定,建设工程委托代建合同能否依据委托合同的规定处理对于非经营性政府投资项目根据法律强制实行委托代建,代建单位作为项目建设法人,全权负责项目建设的组织管理、招投标和工程款支付义务的,其属于发包人。承包人依据《合同法》有关委托合同的规定主张委托人承担责任的,不予支持。对于其他委托代建工程建设项目,依据《合同法》有关委托合同的规定处理。

在本案中,二审法院在审理后明确委托代建合同在缔约方之一的A国控公司并无过错,进而确认《委托代建合同》合法有效,维护了A国控公司的合法权益。


 

电话:0951-5065711 传真:0951-5065708
宁夏银川市贺兰山路与虹桥南路交汇处天源财汇中心C座26层

 
版权所有:宁夏宁人律师事务所 宁ICP备05001789号  欢迎您第404978位访客